王兴“挑事”,过招阿里

2020-07-31 15:02:43 作者:诺风微图  阅读:126 次  点赞:0 次  鄙视:0 次  收藏:0 次  由 www.yisuidc.com 收集整理
听新闻 - 王兴“挑事”,过招阿里
00:00 / 00:00

+

-
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?
立即播放当前内容?
确定
确定
取消

  面对彼此的步步紧逼,美团和阿里这两位巨头又坐不住了。

  美团使出了老手段,在App“封杀”支付宝。7月29日有用户发帖称,在使用美团支付时发现,支付宝支付方式被取消,美团月付和银行卡支付占据优先位置,其次是微信支付。对此,饿了么官方微博回应称“Excuse Me???”

  互撕来得猝不及防。当天下午,美团旗下支付产品“美团月付”在其官方微博回应:“其实这文章的主体换成饿了么App和微信支付也同样合适呢。”

  美团创始人王兴也下场回应,“淘宝为什么还不支持微信支付?微信支付的活跃用户数比支付宝多,手续费也比支付宝低。”

  双方充满火药味的隔空喊话,外界早已习以为常。毕竟美团和阿里的支付之战由来已久,这也不是第一次美团下线支付宝的支付选项。

  自五年前,美团与阿里决裂,阿里撤资,之后扶持口碑、投资饿了么,美团则引入腾讯,与之抗衡。同一时期,支付之战也随即打响,美团曾逼迫商家二选一,还爆发过美团地推员工踩踏支付宝广告牌的负面事件。

  美团入局金融领域已久,已经拥有商业保理、第三方支付、小额贷款、保险经纪等多张金融牌照。今年5月正式升级的美团月付,被称为美团版的“花呗”。美团买菜在去年上线后,正式入局同城零售市场。

  另一边的阿里也不安静,饿了么改版升级,支付宝也在几个月前宣布打造数字生活开放平台,对美团本地生活的腹地造成了威胁。

  美团和阿里的战争,从本地生活到出行领域,又打到金融支付和新零售。数年过去,美团已经成长为万亿市值,成为仅次于阿里、腾讯的中国第三大互联网公司。它在扩张边界的路上,也与阿里在用户群、业务版块等方面越来越趋同。

  外界最关心的问题,无非是最终谁会赢。但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,围绕这两位巨头的故事还将继续下去。

  1

  支付之战

  美团与阿里的故事总是火药味十足,最早的战争始于2015年,起点则是支付这个入口。

  这一年11月中旬,美团地推人员有了新的任务,一场针对支付宝的“闪电行动”在悄悄展开,目标则是让商户们停用支付宝。他们每个人至少要下线两家支付宝商家,让商家撤掉支付宝的宣传海报和付款指示牌,并和商家独家签约。 

  据当时多名广州商家的说法,美团的地推威胁他们,如果想和美团合作,必须停用支付宝,否则要向美团交更多提成。

  之后,美团员工在广州踩踏支付宝广告牌引起争议,虽然美团马上表示这只是个人行为,但也可以看出,双方的关系已经到了剑拔弩张的程度。

  在这次恶性事件爆发之前,美团曾希望推广自己的支付业务“美团支付”。在美团App中,用户可以通过绑定银行卡到钱包的方式进行美团支付,并通过补贴的方式刺激用户改变支付方式。

  不过,当时美团的支付野心没能如愿。据TechWeb报道,一年后,央行约谈并叫停美团支付,责令美团3个月内将支付功能下线整改。

  想要继续在支付领域进击,美团必须得获得第三方支付牌照,但2015年底开始,央行暂停了支付宝牌照的申请受理和发放,牌照的价格也随之一路走高,最后美团选择通过收购方式获得。2016年9月,美团点评斥资三亿,对第三方支付公司钱袋宝进行全资收购,进而获得了第三方支付牌照。

  直到现在,美团的战略逐渐成型并升级,而支付依然是其中极其重要的一块。美团的本地服务业务已经成熟,整合了餐饮和出行等业务,并在此基础上推出支付、云服务等功能。这和阿里的路径是相似的,其从电商扩展至物流、支付等业务。

  巨头的生意做下去,很难放过产业链上下游的重要环节,一方面美团希望更深入行业,从To C到To B,为商家提供供应链、财务数据、会员管理等服务,另一方面,如果没有发展壮大自己的支付方式,美团不仅要长期为支付宝的费率买单,还将自己的交易数据拱手让给了竞争对手。

  而美团在支付领域只是后来者,支付宝和微信已经占据了高地,开展竞争不易。

  外界对美团加入支付大战十分关注,虽然王兴在2017年接受财经采访时,否认了会在C端直接和微信支付或支付宝竞争,“那是一个已经结束的战斗。”

  但他也说,“美团点评天生是一个交易平台,在商户那一端,因为我们合作了三四百万的商户,所以我们更多会用支付去帮助商户。”而这一年,根据艾媒咨询的研究报告,支付宝与腾讯财付通的份额分别达到了53.8%和40.3%。

  事实上,战斗并没有终止,最起码也是单方面打响了。2017年,不断有用户反映,支付宝从美团外卖的支付选项中消失了,用户只能通过美团支付、微信支付以及Apple Pay支付,随后美团外卖表示,是根据用户支付习惯,对排序进行优化,导致支付宝被折叠了。

  去年9月,美团上线了买单服务。2020年5月29日,又在买单的基础上,上线自己的信用支付产品——“月付”,使用场景包括美团和大众点评平台上的外卖、打车、摩拜单车、酒旅、电影等,最长免息期为38天,支持分期、延期还款。而最近,又曝出美团“封杀”支付宝。

  巨头们的金融科技竞争,还远未到结束的时候,美团和支付宝的恩怨也将继续下去。

  2

  爱恨往事

  5年之前,没有人会想到,美团与阿里两个实力悬殊的对手,会在后来打得如此不可开交。也许一部小说都写不尽这些精彩往事。

  2015年,被认为是美团与阿里反目的分界点。从“战友”到敌人,两者四处交锋,硝烟四起,而这场你死我活的战争,一直持续到了现在。

  在百团大战之时,阿里派出B2B的副总裁吕广渝和干嘉伟,分别负责考察窝窝团与拉手网。阿里要培养的其中的一家。

  王兴在得知阿里正在考察团购网站时,六次飞往杭州拜访干嘉伟,希望邀请其加入美团,出任美团COO,借助阿里的能量来帮助美团打开局面。

  同时,阿里也抛出橄榄枝,最终投资了美团。不知道王兴是否后悔过拿阿里的投资,但当时他也别无选择,美团的融资并不顺利,市场份额上也没有优势。

  最终,5000万美金的B轮融资在手,美团在团购领域逐渐领先。

  阿里也持续跟投,2014年5月跟进美团C轮融资后,成为美团已公布的唯一一家产业投资方。阿里在投资美团后,关闭了自家的O2O口碑网,希望通过美团打造本地服务,增加新的消费场景。

  尽管如此,很难说美团和阿里曾经成为过亲密的战友。外界普遍认为,美团当时只是和阿里签了一份没有“主权”的投资协议,对阿里在战略和财务上让步。

  王兴一直抱着独立的想法,但阿里在对外宣传时将美团划为“阿里系”,王兴只好在2013年引入新的投资人稀释阿里的股权。

  美团与点评合并,成为了两家公司决裂的转折。阿里不再跟投新美大最新一轮融资,王兴曾透露,美团点评合并后,他希望美团点评能同时获得阿里、腾讯的支持。然而王兴却在阿里那里吃了闭门羹。

  阿里撤资美团后,立马花600亿收购饿了么,并开始全力扶持口碑。2015年5月,阿里巴巴和蚂蚁金服联合宣布将合资成立一家名为“口碑”本地生活服务平台公司,新的口碑平台集合了阿里与蚂蚁金服两方资源,直接对抗美团的核心业务。

  阿里在美团还剩下约1.48%的股份。根据招股书,阿里巴巴仍然持有少量美团的股份未退出,阿里在美团点评持有74352299股,持股比例约1.48%。

  有人说这是两者仅剩的一点友谊,但王兴曾在采访中提到,阿里巴巴在2016年之所以兜售美团的老股,“是为了干扰我们融资”。而阿里巴巴在美团剩余的一部分股份,“或许是想给我们继续制造一点麻烦”。

  3

  “敢于胜利”的王兴,愈演愈烈的战争

  当前美团的市值突破万亿港元,仅排在腾讯、阿里之后,成为排名第三的互联网公司。王兴早就成功撕掉连续创业失败的标签,成为互联网历史上,绕不过去的一位企业家。

  创立美团网之前,王兴有过十多年的创业经历,从人人网到饭否,再到团购,再到外卖,屡战屡败,也没有放弃,最终达成了“九败一胜”的战绩。

  而当美团赢得了千团大战,成为本地服务的头部企业,王兴依然大胆向前迈步,布局金融领域,又收购摩拜进入出行行业,涉足B站业务。美团也从团购网站,成为涵盖餐饮、酒旅、出行等服务的大型平台。

  王兴曾说,“既要敢于坚持,也要敢于胜利”。这也可以作为他人生的座右铭,从美团在阿里与腾讯之中的周旋,长达数年且激烈不止的战役,也证明了王兴的坚持,他不甘心成为棋子,也不愿宣告失败,而最终他所说的“坚持”,也回馈了他一场场胜利。

  王兴至今依然喜欢在饭否上更新动态,不少是直接向阿里开炮,但区别于不少“大嘴”型企业家,王兴定下过不少目标,最后都一一实现了,包括他对外说过的“美团完全有机会成为一家超过1000亿美金市值的公司。”

  过了这么多年,王兴仍像当初一样,在商业领域充满好奇心和探索精神,这也让“王兴的野心”不断被提及。

  最经常被提及的,是王兴在回复美团业务边界问题时,说出的这句话,“万物其实是没有简单边界的,所以我不认为要给自己设限。”

  无边界,成为美团的新标签,美团的扩张之路不会停止,而美团和阿里的竞争,也毫无边界可言。

  本地服务是美团的根据地,但阿里也有饿了么、盒马等。美团有点评和猫眼,阿里就有口碑和淘票票。电商是阿里的腹地,而美团也没有放过这块市场。

  经历了早期的互撕,近几年,美团和阿里在业务上也免不了正面冲突。

  尽管饿了么不断发起补贴战,但美团的核心外卖业务依然依然牢牢占据着头部位置。据易观发布数据显示,截止2019年9月,国内外卖市场交易份额中美团占比53%,饿了么+饿了么星选占比43.9%。

  阿里并没有放弃,并在今年3月份,将饿了么口碑与美团之间对抗,延展到线下服务业体系化战争。这源于蚂蚁金服宣布打造“数字生活开放平台”,支付宝发布重大改版,将外卖、美食玩乐、酒店住宿等本地生活场景入口位置提前。美团正在同时面临饿了么口碑与支付宝的竞争挑战。

  另一边,美国度过了成立以来最值得庆祝的一年,在2019年首次出现年度盈利,餐饮外卖等三大业务也实现稳定增长。

  2020年,美团除了继续布局本地生活,以及产业链上下游,同时也挺进了阿里的腹地——电商和新零售行业。

  7月7日,美团发布组织调整公告,称将成立优选事业部,进入社区团购赛道,由美团高级副总裁、S-team成员陈亮负责。“优选事业部”将推出社区团购业务——美团优选。

  在此之前,美团的即时配送网络,也对电商玩家的新零售布局造成了威胁。6月,美团上线了“快递发货”的新业务,在供给短缺的地区,页面会显示快递发全国的门店。

  美团还与华为合作,为消费者同城配送最新款P40 Pro,通过美团闪购,消费者仅需30分钟就可以拿到P40 Pro,配送时间远远短于传统电商平台。

  美团还未形成最终的形态,但互联网已经很少有阿里没有涉足的赛道,其市值已经相当于几乎相当于4.5个美团,王兴带着美团走到了市值第三的位置,但还能再进一步吗?

(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立场。)

本文关键词:阿里 , 支付 , 支付宝

相关文章

X

新闻网上所有的内容均由网友收集整理,纯属个人爱好并供广大网友交流学习之用,作品版权均为原版权人所有。
如果版权所有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会损害您的利益,请指出,本站在核实之后会立即删除。
Copyright 2019-2020 逸速资讯 www.yisuidc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